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汽车文化 > 文章

家临江畔―秋时

时间:2017-01-2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文/夜雨莱

  东镇的秋日与夏日没有什么不同,到晚秋时下几场雨则大有不同了。东镇的气候使得夏季的桑葚可以在初秋也可以吃到,乌黑色的汁液染过的脸和嘴,就像和别人打过一样。红色的桑子还没有熟,乌黑色的就是熟透了的。几个玩伴下午烈日隐去,就打着光脚丫子,来到稻田边爬上桑树,坐在一根粗壮的枝丫上,桑叶繁茂,顿时一阵一阵的清凉,包裹着全身,令人舒坦至极。夏日鸣蝉叫道秋,这副好嗓子可真是给劲。

       
  桑树上的蚂蚁也是一番忙碌的景象,收拾着我们吃剩下的东西,举起来,就快快地跑走。听老一辈的说被蚂蚁爬过的桑葚是不能吃的,如果吃了的话就会闹肚子的。我们都不以为意,谁知道那些桑泡儿被爬过呢,只管吃就是了,结果还真闹了肚子。吃的饱饱的,撩起衣服拍拍肚皮,好一个熟透了的大西瓜。正当尽兴的时候,忽然身一斜就掉在田里了,把田里的谷草全部压到水里去了,将就田里的水洗一洗连衣服也一起。光着身子,把衣服甩干晾一会儿,穿上就一同回家里,当然一路的笑声是不断的,都去争相模仿他摔下去的样子,自己也呵呵不语。

   
  每每想起,都笑出了声,丝毫不去在乎别人的异样眼神。那时的秋风宜人,水稻蕙儿满鼓鼓地垂下,水里还不是传来几声青蛙的嘲笑,收谷子的人坐在桑树旁拿起啤酒喝上几口,卷上烟叶放到自己做的竹烟筒里,点火吸上几口,休息一会儿,摘下草帽卷起一边,摇起来扇扇风。吐出一个个的烟圈,随风一散。
 

家临江畔—秋时.jpg
 

      许久没有被东镇的秋风撩过了,上次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,现在的桑树不知道可以结出那时香甜的果子。小伙伴都换了几波,同样低垂的桑葚,也没有人去吃,可是便宜那些忙活不停的蚂蚁。落下的树叶子,漂浮在田里,风一吹就在田里打个旋儿。阳光下,水里面,顿时就是乱金碎银一片。摇晃的水面再也没有倒影我也没有到那片田间去过。可是无论何处,那蝉鸣依旧烦人,每每叫起的时候,那不断重复的词语,似乎是想把人给搞坏掉。看不见悠然的田间这个时节的蝉叫的再卖力,也不会有什么意义的,绿油油的桑叶布满的蝉蜕也没有人去拾得,去换得几块雪糕来消消暑。从东镇吹来的风,能不吹到我身上,我也是不知道的。
 

     带着风的回忆,蝴蝶乱飞,时而停在白岩是上用触须探探,时而飞到树叶上动动翅膀。阳光下,这个蝴蝶的翅膀变得格外清晰,对它来说并没有发生什么。我也想在秋日里,捕上一只大号的蝴蝶,骑在它背上,借着风儿飞向那长满秋光的桑树上,把那个桑葚吃个肚皮圆圆鼓鼓的。现在可不怕闹肚子了,因为蚂蚁爬过的没有问题,有问题的是向阳的桑葚,吃背背阴的桑泡儿。如今得到的答案似乎只能讲给别人了,自己也很难去吃那时秋日的果子了。
 

    缓缓睁开的眼睛,自己也还在这里连刚刚捕捉到的蝴蝶也飞走了,不带着任何的眷念。
 

    东镇的秋日就是因那片桑田变得与众不同,到晚秋时下的雨更加的欺负人。不经意间,心间泛起一圈又一圈的同心圆。
 

   著于冀南石门八月廿四。

 

上一篇:独览洞庭有怀

下一篇:相遇的魔咒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1755564479  |  地址:sina新闻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  
Copyright © 2017 sina新闻 版权所有,授权www.sina.press使用 Powered by SINA.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