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唯美句子 > 文章

泪点相思,平生不断流水情

时间:2017-01-2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  ——那曾让我不顾一切追寻的,终究只是镜中花影;那曾让我不惜一切执着的,终究也是水中幻影。


  是夜,薄凉如水。醉眼,泪点相思。心字残缺,情缘搁浅,一生流离失所,却始终落不下那一笔,终是把思念留在那似水流年间。


  怀着岁月的底色,淡看风云,听寒雨连江的寂寞嘶鸣;抚着心底的伤痕,回首流年,慰孤枕而眠的疼痛不已。


  也曾,遁着岁月一路的足迹,走过散落一地的旖旎,寻找流年深处的一季花雨。也曾,星夜跋涉风雨兼程,但遥远的辛苦后,终究还是醉死在梦中。一路的苦苦相寻,留得颠沛流离的悲戚下场。


  我与庭中月相逐,夜里半盏烛,你正花前月下佳人赋,芙蓉帐中美人骨;我与江中舟独渡,愁绪满幽谷,你正玉树临风四回顾,花言巧语戏鹦鹉;我与南飞鸿相孤,落影画凄楚,你正风流倜傥莺燕舞,千杯醉饮诗无数。


  念那时,春色绵绵,细雨霏霏。烟波千里,楼阁花语。现如今,秋深落落,寒风瑟瑟。满眼疮痍,荒芜人间。眼望着这萧索的秋光,却只是徒增伤怀而已。在这个寒意逼人的秋日,或许酒才是唯一的慰藉与温暖吧。


  散落的时光里,依然还眷恋着那朝寻日出晚看夕阳的岁月,只是日出日落不知在几何时,遗失了最初的那份美好。那曾不顾一切去追逐的梦靥散落在天涯,一抹悲伤袭心而来,苍凉的诗句落在了流年的书卷,凝聚成一声轻叹与惆怅。弹指间,弦断发出的声音拨断我清瘦的梦,喧嚣的红尘,飘散的音符垂落在心帘,浣花词里婉约的殇,剪不断愁眉,那一缕过往云烟,还在那一处流连,花开是旧年,烛火点燃一缕缕寂寞,指上犹记那相遇尘缘,胭脂婉转,一曲相思余半盏,一弯幽梦落花前。


  那曾让我不顾一切追寻的,终究只是镜中花影;那曾让我不惜一切执着的,终究也是水中幻影。


  泪点相思不眠夜,风拥残月落花间。


  半夜阑珊,烟火依旧,那些曾在生命里掠过的身影,象是风雨欲来般灌进记忆。那些的斑驳流年里,曾一夜笙歌,画舫听雨彻夜未眠,如今形同陌路,再遇见也不过是浅然一笑视而不见;曾夜长风静,花影闲照四目对月,而今天涯陌路,再相见也不过是假装一笑恨曾相见;曾形影不离,青梅煮酒不醉不归,如今两两相望,再遇见也不过是薄凉如水各弄杯盏;曾花前月下,楼阁听风共许三生,而今花落别家,再相见也不过是淡若冰霜避而不见。水云深处,一场场天青色的相逢,烟雨花楼。时至今朝,皆是南柯一梦,散淡如烟。


  世间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牵挂,难以忘怀,那是深植骨髓的记忆。细回味,不过镜花水月一场浮梦,孤灯残影,冷月若霜,梦回辗转泪轻淌,如水烟波,一曲离殇断柔肠。春已去,秋将尽,凭栏望去轻弹泪,雁南归,人未归,落花深处雨纷飞。回眸凝望来时路,夜雨阑珊,待风烟散尽,原来只是梦里梦外一丝飘渺。


  那曾让我拼弃一切留住的,终究只是幽梦一场;那曾让我痛惜一切抓住的,终究只是风中记忆。


  梨花翩跹春带雨,残荷袅娜夏连风。


  多少过眼烟云,多少红尘过客,一声别离流散天涯。走在尘世的阡陌上,觅你前生疏影,踏出芬芳的脚步,醉倒在相思丛林深处。看见你穿越千年的时光,从镜花水月旁衣决飘飘而来,蝶恋花香,摇曳随风,几许柔情转流光。也许,我只是你前世不小心遗漏的舞蝶,翩翩惹花醉,夜阑风雨催花面,花容褪尽,留翅枕孤寐,任相思成冢,泪满潇湘,碎断愁肠。


  屈指可数的二十来年光景,仿佛经历几千年风霜的凌冽。朝生青丝暮成白,度日如年的在时间漂泊,想想平生遭遇竟是这般好笑,无论爱情还是友情,终没有画上圆满的符号。那些我爱过亦或是爱过我的,那些我认真对待亦或是认真对待我的,最终还是天涯陌路,生命终究再无交集。蛰伏在心底的记忆,时而不堪寂寞地在心海泛起几片浪花。


  雾霭散尽,如梦初醒,我终于看清真实,那是千帆过尽的沉寂。


  拼凑经年已逝的记忆,我仿佛又看见,青烟袅袅,缠绕在烟雨斜阳中的容颜。雾霭沉沉、一川云树,举目千里有所思;竹影朦胧,一抔黄土,花容宛在何处寻;难度思量,浊泪凝眶,落花飘散总凄凉;今昔辞别,永年不见,一别天涯两渺茫。镜中颜,幻若虚梦,离人潸泪语匆匆;风中影,终是虚空,惟留寒鸦泣梧桐;自别去,子规啼血,半染春花半染枫;再相逢,泪湿衣衫,残月晓风花不同。但只见、水天无际,星辰黯淡月无踪。夜又永、无端愁绪,辗转反侧饮千盅。


  身畔的一切都在倏忽间远去,只有那嫣然浅笑,在流逝的岁月中灿烂如花。


  我做过最深沉的美梦,一半在心里结成了伤,一半在胃里酿成了酒。


  那曾让我不顾一切的,终于在镜中狠狠破灭;那曾让我死死不忘的,终于在水中轻轻摇曳。我曾那样痴迷执着的,终于如镜中花影般透彻;我曾那样深切追寻的,终于如水中泡影般清醒。


  思念是朵眼泪凝结的两生花,一半在记忆里滋长,开在凝重的笔尖下染指苍凉;一半在视野中茁壮,开在空洞的眼眸里绚烂成殇。


  叹何时,与你再续一段相见欢?


QQ/805234293


丙申年八月廿四子时

上一篇:中国!中国!

下一篇:这个地方,没有回忆,没有你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1755564479  |  地址:sina新闻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  
Copyright © 2017 sina新闻 版权所有,授权www.sina.press使用 Powered by SINA.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