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历史天空 > 文章

阿Q还在,演阿Q的艺术家去世了

时间:2017-11-20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冯玉祥作思想工作


1、中原大战(民国之《论语》半月刊谓“直奉战争”,矢原谦吉之《谦庐随笔》则谓“中原大战”),中央军出动空军,冯玉祥所部多有怯战者。冯召集众人训话,问:“空中之飞机与乌鸦,哪个多?”众人曰:“乌鸦多。”冯曰:“没错。乌鸦便溺时,曾掉到过你们身上吗?”众人曰:“没有。”冯曰:“这就对了。被飞机投弹命中的机率,比被乌鸦屎砸中还要小。”众人受此鼓舞,死伤惨重。


2、何遂论冯玉祥:“冯有招揽人才之志气,而无招揽之量与招揽之术。是故冯帐下文武,泰半非冯型之伪君子,即奴才也。其稍有怀抱者,一俟羽翼长成,立即振翅飞去矣。”


3、冯玉祥蛰居南京,喜写诗,且喜自谦为“丘八诗”。惟何遂不解风情,“大赞”冯诗:“冯先生何必谦虚自贬。后世之人读此诗,必知先生乃民国丘八之第一人!”冯恚然无语。


张季鸾痛恨《三字经》


4、据张季鸾讲:段祺瑞退隐后,对外之气量已至炉火纯青的境界,惟对儿子望之切而责之严。某日,段与子对弈,子败,段大怒:“弈棋乃雕虫小技,汝犹不能出人头地,真如猪犬!”次日,复对弈,子胜,段又大怒:“无大志大才如汝者,也惟在消遣功夫上,能胜人一筹!”


5、张季鸾、张恨水精通古文,然对《千字文》《百家姓》《三字经》之类读物相当厌恶。北京某报刊文批评京中纨绔子弟,以《三字经》中“养不教,父之过”为题。张季鸾问友人:读此标题,得一上联‘父之过’,能否对出下联?友人对“子不语”。张摇头:不妥。不如‘妈的×’工整。


日军赞汤玉麟用兵神速


6、东北军元老汤玉麟,执政热河为省主席。九一八事变后,日军以轻骑百余为前导进逼承德。汤以全部军用汽车二百余辆满载私人财货弃城而逃,昼夜不休行驶数百里。关东军电台广播赞叹:“汤玉麟用兵神速,实为天下之冠。当其退往华北之际,我军虽用骑兵,加鞭尾追其后,惜亦未能追及。”


7、东北军大将万福麟,素有“大酱”之誉。热河抗战时,万军长戎装立马,召集全军训话。忽有日军侦察机一架前来作“低空侦察”,频频俯冲。万仓皇坠马,官兵亦四散溃窜。日机去后,万军长重新登马,徐徐对部众说道:“适才并非坠马,我欲向尔等演示空袭时如何迅速隐蔽。”


风筝军师


8、长城抗战,前方将士浴血之际,有民间异人向北平当局献策:征集风筝,布满京城天空,可干扰日机视野,且风筝线有可能缠住飞机引擎,使其发生故障。京城媒体亦随之鼓噪。此“风筝军师”,可媲美“海带将军”。


9、九一八后,国人将治疗中暑的“避瘟散”更名为“抗日散”,既标榜抗日爱国,又与其对抗烈日的功效相符,一语双关,畅销一时。在华经营日本仁丹的朝鲜商人,东施效颦,亦将其滞销仁丹更名为“反日丹”,且登报宣传:“爱国者请用国货,效力保证与仇货无异。”驻华北日军遂以该丹名称为借口,制造外交事件,压迫中国政府。


图:江湖传说,海带可防潜艇


中国土肥圆


10、1920年代,颐和园维护经费不足,遂将园内部分房舍开放租赁。前清遗老、下野军阀乃至外国人士,多有租住者。民国报人管翼贤感叹:“妖婆慈禧移海军费六千万两以建颐和园,诚上上之策。今日颐和园仍在,可供后人享乐,倘若拿来购船购炮,早已沉入海底了。”(颐和园之经费,系以海军军费名义筹集,与“挪用海军军费”之说略有差异)


11、徐永昌之子徐元德,身材粗黑魁梧。濮绍戡(曾为徐永昌幕僚)开玩笑称其为“中国土肥原”,并解释道:徐元德出身山西闭塞之地,土头土脑,土也。年方十八而体重一百五十磅,肥也。面相浑圆,极具福相,圆也。徐元德欣然接受这一绰号。


商震不屑“大刀队”


12、商震曾率三十二军参与长城抗战。是役,二十九军大刀队被媒体热捧。商震素谙宣传之道,三十二军士兵头顶铜盆式钢盔、背负大刀的照片,也频频刊登于新闻画报。但商震并不相信大刀能抵御日军的枪炮。三十二军中的武术教练曾向日人矢原谦吉抱怨:商震思想西化,武术在三十二军中,地位远逊于马球、田径之类运动项目,商本人绝不信大刀可以制胜克敌,惟因宣传需要,聊置国术教练一职。该教练不忿日久,终于怒殴素为商震赏识的某运动教练,然后不辞而别。


徐永昌论鲁迅


13、九一八事变后,徐永昌痛心于国事糜烂,于日记中愤然写道:“对日问题只有责己,今日国民缺感情,少理性,在乡都是可怜的百姓,到营都是可杀的兵,在家都是可爱的子弟,到校都是坏学生,学生时代皆自命不凡,恨教习,恨校长,恨官吏,一到教习校长官吏时,便为人所恨,或谓环境不好,不知环境仍是这些人造的。”1931年12月,“北平大学生示威团”抵达南京。蒋介石也在日记中写道:“闻其名辄为诧叹,不向敌国示威,而向政府示威,此中国之所以被辱也!”


14、徐永昌对鲁迅的文章观感很差。1940年曾于日记中写道:“笔名鲁迅者做小说,颇能煽惑青年,其居心不忠厚,愤慨出于忌妒,伎俩在无中生有。使其人通显,亦不能优于汪精卫、陈公博。”去台后,因友人齐寿山的缘故,徐对鲁迅的看法渐有改观。比如,齐曾告诉徐:


“鲁迅之为人不满现状而确非共党,某年郁达夫等开某某会先日约之,鲁如期到,而会场尚无人,鲁不悦,读书以待,至有人、至开会、至演讲,渠均读其书,一声会毕签名即去,翌日报载,某某会演讲与主张鲁迅第一附议,迟日警察公布通缉鲁等等,虽其通缉令亦祇具文并无追究,鲁迅固不赞成该会,然而亦不愿在此种情形下再作否认,反之且直认赞成该会。”


马叙伦谈戴笠


15、戴笠念旧。与马叙伦的师生之谊仅一面之缘,抗战胜利后仍托人致意问候。戴去世后,舆论多痛快之语,惟马叙伦撰文感慨:戴这样的人才,将自己的长处供给蒋介石个人使用,只成就了一个报恩私室的出类拔萃者,实在可惜。马叙伦希望戴能够选择效力体制,而非效力蒋介石个人,却未能虑及,国民政府未能建成合格体制,蒋个人实为体制的替代品。


document.clear ();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

t: auto; 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 0px">

我久久地期待着复仇——

终于我得到了机会,

我盯着“花生迷”的眼睛,

照他屁股上狠踹一脚。


准备好了旧鱼叉,

目标、时机已成熟,

抓住机会投出去,

一下下将他刺透。


这个小畜牲一阵战栗,

失去了言语的能力,

他的脸色变青,肌肉颤动,

拼命压下尖叫。


为我所有令人疲倦的斗争,

为我所有苦恼的时日,

最终我得了胜,

把“花生迷”打翻在地。


我知道我仍要受难,

进行一场烦人的激战,

但是,噢!天大的快事!

我毁了“花生米”的脸面。


这首诗非常写实。它描述了两天之前(1944年9月19日)史迪威向蒋介石面呈罗斯福“最后通牒”时,自己难以抑制的愉悦和对蒋具体反应(“拼命压下尖叫”)的观察。史迪威的观察是准确的。蒋在9月19日的日记中写道:“五时后史迪威来面递罗斯福电报,实为我平生最大之污辱,亦为最近之国耻也。”


蒋介石拒绝出国考察民主


17、坊间传闻,山东省主席韩复榘曾抵制国民政府发起的“新生活运动”,且谓:“蒋委员长提倡的新生活运动,说什么走路靠左边走,俺第一个不赞成。都靠在左边走,马路右边空着干什么?你们说,这不是浪费吗?”此说恐非实情。韩复榘治鲁时颁布有《新运歌》,内中有“走路靠左,胸部挺起”的内容。

document.clear ();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

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AOy3ZYcdhJYJ6t7VcEBTnZyqQ/0?wx_fmt=jpeg" data-type="jpeg" data-s="300,640">

图:严开顺饰演的阿Q(左)被赵老太爷痛斥“你也配”


阿Q没死,演阿Q的艺术家去世了


20、曾主演电影《阿Q正传》的艺术家严开顺于2017年10月16日去世。


《阿Q正传》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有很重要的地位。但这一地位,要到鲁迅成为“左联”盟主之后才算正式确立。在此之前,左翼文化界对《阿Q正传》有过很激烈的批评。最著名的批评者是钱杏邨(阿英)。1928年,这位著名的左翼文艺批评家,用坚定的文字断言:“阿Q时代是早已死去了”,理由是现在的农民已经“走上政治革命的一条路了”;而且“鲁迅他自己也已走到了尽头,再不彻底觉悟去找一条生路,也是无可救济了。”,理由是“他(鲁迅)完全是个落伍者,没有阶级的认识,也没有革命的情绪”。


左翼青年对鲁迅的这种公开批判,一直维持到鲁迅被组织认定为左联盟主。1936年,周作人回顾这段往事,曾撰文讽刺:“当初决定《正传》是落伍的反动文学的,随后又改口说这是中国普罗文学的正宗者往往有之。”目之为左翼文学界“对人不对事”的典型案例。


在周作人看来,“阿Q这人是……没有自己的意志而以社会的因袭的惯例为其意志的人,所以在现社会里是不存在而又到处存在的。……(《正传》)写中国人的缺乏求生意志、不尊重生命,尤为痛切。”从这个角度而言,阿Q始终都在。

 

上一篇:河南老百姓,抗战时有没有缴国军的枪械?

下一篇:没有了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1755564479  |  地址:sina新闻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  
Copyright © 2017 sina新闻 版权所有,授权www.sina.press使用 Powered by SINA.PRESS